TAG标签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非诚勿扰粉丝网」官方网址IFCWR.COM | 报名方式 节目规则

吴总的几个奴隶

非诚勿扰粉丝网 来源:www.ifcwr.com 发布日期:2017-04-07 18:13
小秦在一家只有6个人的小公司工作,女老板吴蓓,商务经理姚惠,前台兼出纳陈琦,两个设计师小崔,小马,自己是设计部主管。公司外出业务不多,大多时间在女老板的眼皮底下老老实实地干活。公司。

 小秦在一家只有6个人的小公司工作,女老板吴蓓,商务经理姚惠,前台兼出纳陈琦,两个设计师小崔,小马,自己是设计部主管。公司外出业务不多,大多时间在女老板的眼皮底下老老实实地干活。公司显然是女权至上,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吴总统治全军,陈琦经常给最老实腼腆的小崔指派附加的如漆茶倒水,外出跑腿,搬运东西等工作,姚惠则直接对小马发号施令,吆喝他干这干那,而小秦一般只有在干些苦活,打扫房间时才有一定的对下属的管理权,其它时间都要向吴总请示汇报甚至发现吴总已经渐渐让姚惠来插手自己的工作并享有审批权。

在招聘会上吴蓓一眼就看中了英俊强健但缺乏自信不得志的秦忠。果然比自己大两岁的秦忠很好使唤,在自己面前连眼睛都不敢抬,甚至只要使个手势,翘翘脚尖儿他就会老老实实地执行。至于小崔和小马更是典型软弱男人,只要姚惠和陈琦就能轻易搞定。现在公司六个人正好三男三女,吴蓓产生了一个美妙大胆的构想,并把它告诉了姚惠和陈琦,没想到她们喜出望外,并恳求马上开始。
吴蓓暗中命令姚惠去搞定小马,陈琦搞定小崔,秦忠当然是她自己的猎物。
一天快下班了,公司只剩下秦忠和吴总,她把秦忠叫进自己的房间。吴蓓翘起脚尖儿,钩着高跟鞋摇来摇去向秦忠发问:
 
「小秦,手头的设计怎么样了?」
 
「快完了,能按时完成。」
 
「好,以后这方面的事多向姚经理请示汇报,我一个人太忙管不过来。
「哎,我现在的工作都向姚经理汇报,没有她的同意我是不敢去做的「那看来你对她的命令能够百分之百的服从了?」
 
「是」
 
「好,那看来我让你完全服从我的命令就更没问题啦?」
 
「是,当然」
 
「哈哈哈,好吧,好好干,我该回去了」吴蓓故意甩了一下脚上钩着的高跟鞋,鞋飞出了两尺多远「哎呀,我的鞋够不着了,小秦,给我捡一下」
 
「哎」小秦弯腰拾起了高跟鞋,鞋很高级是黑色的,鞋跟约10公分。
「别起来呀,喏」随着声音的指示吴蓓向小秦翘动着肉色的裤袜脚尖儿。
正要直起腰的小秦领会了吴总的指令,给女老板曲身穿鞋的屈辱感顿然而生,而想起刚刚说的话,看来吴总是在考验我啊。小秦还是单腿跪地手捧老板的高跟鞋慢慢地套住老板正在翘动的丝袜脚尖儿。
 
吴蓓却又把皮椅往后顶了一下以便能俯视到脚下的小秦,而另一个作用是迫使小秦前移重心不得不双膝跪下。
 
小秦费力地为老板穿鞋,尽量手不碰到老板的肉色丝袜脚,他知道这是禁止自己接触的高贵区域,然而如果这双贵脚不配合的话是很难做到的。
 
吴蓓正是这样做的,脚尖不但不往鞋里伸反而不时地向后缩,把小秦弄得重心不稳几次差点儿向前跌倒,而且身体已经不知不觉地钻进了桌子底下。这样玩够了,吴蓓才罢休:
 
「真苯,没给你女朋友穿过鞋呀?」
 
「对不起,我没有女朋友」小秦从余光中感到女老板面带微笑地俯视着自己,丝袜脚开始配合,高跟鞋终于穿上了。
 
「以后得好好练练,在你没有女朋友之前还是由我来训练训练你吧?」一边说着吴蓓一边扭动着刚被穿上鞋的脚尖儿,从各个角度检查丝袜是否受到挤压。小秦只有跪等。
 
「哎呀,鞋上怎么有个黑点儿呀」
 
「是吗」小秦下了一跳赶紧把脸移进检查,但除了一点点灰尘什么也看不到。「没找到啊,吴总」
 
在黑色的鞋上找到黑点儿的难度和可能性吴蓓心里很明白,她就是要戏弄和调教小秦。「你那光线不对,从我这里能看到,来,桌上有纸巾」
 
当两秒钟后小秦明白了黑点儿和纸巾的关系后,从桌底探出头仰着上身在女老板的桌子上开始搜寻纸巾。
 
「喏,就在你右边」吴蓓双臂抱着胸只是努了努嘴,眼看着小秦艰难地伸手那纸巾。
 
小秦用纸巾开始仔细地从鞋尖擦起。
 
「干脆,你那里也看不见,把我的鞋整个擦一便」
 
「哎」……
 
「注意,别碰到我的袜子,对,还有鞋跟儿」
 
「哎」……
 
「擦完了,您看行吗」
 
「恩,还不错,就是不亮,带手绢了吗?」吴蓓360度地转动着脚尖儿,有委婉温柔地地发出了新的指令。
 
「带了」小秦掏出自己得手绢,开始执行新的命令。
 
看着脚下正在忙碌着的被屈辱感羞红了脸的小秦吴蓓暗自得意,但还不满足。
「这么给我跪着累不累呀,老座着对身体也不好,有机会要多活动活动?」
「哎」
 
「五禽戏知道吧,多练练爬行动作对身体大有好处,是不是?」
 
「是」
 
「反正公司这里是地毯,以后想爬了随时都可以,哈哈哈」
 
「哈哈」小秦不得不复合着苦笑了两下。
 
一会小秦擦完了鞋,依然跪等着请求吴蓓检查。
 
「恩,不错,你要不累的话再锻炼锻炼,今天算你加班?」话音没落,吴总已经交换了腿并向小秦翘动着另一支脚尖儿,在翘腿的时候吴总的鞋尖儿在小秦的下颚蹭了一下。
 
既然有加班费那就接着擦吧,又没别人看见,小秦尽力给自己找借口。看到小秦捧起自己的脚,吴蓓感到开端的确顺利并可继续加大力度。
 
「当时招人时真没看错,你很能干,而且还有非常大的潜力等待开发」
「您过奖了,服从您的命令是我最基本的职责。」
 
「包括工作时间以外的吗,比如现在?」
 
「当然,一个好员工应该对公司和老板忠诚,公司的发展就是自己的发展,只要老板有命令随时都应该投入工作」小秦说完后才感到说得太过了,十分后悔。
「哎呀,这正是我想对你们说的话,但能象你这样主动去做的太难得了,以后要更加严格的要求自己,并给小崔和小马作出表率。」
 
「是,吴总,这只鞋也擦完了,请您检查一下」
 
「哈哈,我说你有很大的潜力吗,」吴蓓看了看「挺亮的,那现在再给你加大一点工作量,同时也是再帮你锻炼一下身体?」说着,吴蓓收起腿站起来「刚才你只是跪,并没有真正的爬,现在练练爬行,就在公司里爬一圈」
 
小秦目瞪口呆地仰视着包括高跟鞋已经接近一米八的女老板,不知所措。
「傻愣着干吗,钻出来直接爬,不用站起来,双手着地」女老板双手叉腰分腿站立在面前开始催促。……「好,就这样……哎呀,太慢了,你看,还没有我走的快呢,对,还得加快,好,不错」
 
终于,小秦爬回了吴总的房间回到起点,浑身酸疼,气喘吁吁。
 
「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吴蓓竟然用手拍打抚弄下面的小秦以示慰问「脸怎么都红了,刚这么一圈就累了」
 
「确实有点累」
 
「累就说明达到训练效果了,但还要坚持,这样才有提高呢,这样吧,先允许你休息一会,然后来一组负重练习」吴蓓翘起腿座在了沙发上:
 
「爬着到那个柜子那把靴子给我取过来」
 
小秦没等休息有开始了爬行并随后打开了柜子,里面是一双齐膝高的黑色高跟脚踝处带有金属扣的皮靴。
 
「对,注意刚才我给你的命令,是把靴子给我取过来,你现在是在模仿动物爬行,想想动物是怎样取东西的」吴蓓稍微停顿后又故意提示道:「比如你现在是我的一条小狗吧,小狗给主人取东西时是用哪个部位?」说话的语气十分温柔,就象幼儿园老师给孩子上课一样。这是吴蓓认为对小秦决定性的一击,她不用威吓,皮鞭,甚至发出的命令都十分隐讳,委婉,让对方自己去理解和感受,这样才能使对方从身心上彻底屈服。
 
「想明白了就快一点,天都黑了」
 
不用提示小秦也明白,他还知道为什么吴总要拿马靴,在女老板艳丽,淫威,而又充满挑逗的温柔目光中头脑陷入混乱。最终,他还是张开了屈辱的嘴,他知道以自己的地位,能力与女老板去斗志斗勇是毫无意义的,并且女老板充满妖艳的体貌,嗓音,身体的气息特别是脚上的高跟鞋和丝袜早已使自己几乎丧失理智,在屈辱中下身发硬。
 
「对,真聪明,咬紧些别掉下来,真是只听话的小狗,注意,把靴子摆正了,对,真好」吴蓓开始在「小狗」的头上拍打抚弄。
 
小秦把靴子摆好在女主人的脚下,松开口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已经堕入了凌辱的深渊。
 
「怎么样,这回你也相信你的潜力了吧,看来只有我才能把它开发出来」说着,吴蓓用翘起的脚尖儿挑起了小秦的下颚,见其很顺从又继续说道:「刚才叼着我靴子的时候觉得靴子里面的味道怎么样?」
 
「味道挺香的,还有一些上等皮革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很好闻」连小秦自己也没想到会说出这样没有脸耻的献媚的话。
 
OK了,吴蓓暗自大喜到。
 
「哈哈哈,以后想闻的话就向我恳求,我会满足你的,对优秀的雇员当然要嘉奖了,不过可不能未经允许偷着闻……是不是偷着闻过?」
 
「没有,我不敢。」
 
「不敢就好,你是不是还很喜欢我的高跟鞋呀,刚才我看你那里都鼓起来了」吴蓓要将小秦剥得一丝不挂。
 
「没有」小秦被震住了,满脸通红,下身反而更加硬起来。
 
「还不招认,趴着别动」每说完吴蓓已经朝向小秦下身伸出脚尖「怎么回事,难道要等我把你拨光才招认吗?」
 
「对不起,老板,下次不敢了」
 
「哈哈哈,看来你是真的喜欢,如果是真喜欢就别掖着藏着了,很多男人都喜欢,又不止你一个,说出来也就舒服了。来吧,继续吧,我想不用再下命你也应该知道该作什么吧」
 
「是」小秦抬起了头「可是……」
 
「怎么啦,说」
 
「吴总我能不能用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吴蓓笑得前仰后合「真实个聪明的小乖乖,光用嘴怎么行呢,真把自己当狗啦」
 
小秦开始了动作,脱下吴总的一只高跟鞋后吴总把那条腿压在了小秦的肩上。谁也没有说话,双方都进入了情况。
 
「穿着马靴骑着你才有意思,就是还缺一根马鞭,找一找哪个能替代一下」
「是」小秦也开始环视四周
 
「咳,真是个蠢奴才,把你腰带解下来不就行了吗快把裤子脱了」
 
「是」只穿着内裤的小秦把自己的腰带双手举起交给了吴总。
 
「哈哈哈,哈哈哈,你那里都湿了一大片了。」吴蓓翻身上马,由于腿长会到地所以只能将双腿架在马肩上,这样一来身体就不稳了。「不行,你的女主人还缺缰绳……啊,有了,来,爬到柜子那」
 
柜子里有一双吴蓓棕色的裤袜,没想到事情进展得这样顺利,道具今天就要用上了。吴蓓将裤袜的裆部严严实实地套住马头从头后交叉勒住马脖子又在马嘴上绕了一圈使劲勒住,随后在马头后打了个死结。
 
「现在你要开始被你的女主人骑着开始爬行训练了,准备好,驾」,随着皮带抽在屁股上的啪的一声,小秦开始了新的一圈负重的爬行。由于吴总的裤袜颜色很深和质地较厚,视觉不是很理想,难免偏移方向,所以吴总不时地挥动马鞭抽打屁股并吆喝着以调整方向。小秦被吴总裤袜的诱人味道陶醉了,闭上眼睛宁可仅凭借主人的吆喝声前进,这反而也使女主人更加得意和满足。
 
「快点,快点,太慢了,拿出全部力量来」,啪,啪……
 
吴蓓又有了新的想法,她把一个空的盒饭盒子倒进水命令马脸贴在地上饮水,还摆好姿势拿数码相机给自己骑马的造型拍照,给这次成功的戏谑留下纪念,并把相片发送到小秦的信箱里。最后女主人下马将棕色裤袜作成的缰绳系在沙发旁边的衣架柱子上,然后座进沙发里并翘起二郎腿开始训话:
 
「今天表现还不错,以后还要努力。从现在起,我已经不仅仅是你的老板了,因为你的身心都已经属于我了,对不对?」
 
「是,您还是我尊敬的女主人。」
 
「光尊敬还不够,你还要象你的名字一样对我勤勤恳恳和忠诚,明白吗」
「是」
 
「对,以后就这样回答,作为奴隶只能这样和你的主人说话。」
 
「是」
 
「别光说是,通过仪式你才算正式地成为我的奴隶,你知道应该怎样做吗?要做个聪明的奴隶,否则就要挨主任的鞭子」
 
小秦把脸埋在了女主人的鞋面上,伸出舌头开始向女主人表示忠诚和崇拜。十分钟后,两只高筒皮靴从靴跟、靴尖、靴帮、靴筒到靴子顶端都舔了一边。
吴蓓十分满意,并开着宝马车带着奴隶去吃饭,随后又一起回到自己的郊外别墅。路上吴蓓给奴隶起了名字叫阿忠。
 
进屋后,阿忠跪着给女主人脱掉靴子换上拖鞋,然后按照女主人的命令去认真洗澡。
 
吴蓓今天也十分兴奋,只用一小时的时间就把英俊的小秦沦为自己的忠实奴隶,并体验到当主人而不同于老板可以对人身心同时虐待戏耍的快感,自己的下身也湿了一片,再看着自己拍摄的淫荡、变态的图片,浑身火烧火燎,决定今晚彻底把小秦沦为自己的性奴。她脱下湿了一片的肉色裤袜喷了些刺激性欲的进口香水,准备好玩弄奴隶的道具,按照贵妇人的样式盘起头,戴上长袖的黑色尼龙丝织手套,黑色连体开裆网眼裤袜内衣,20公分的黑色高底高跟鞋,又招来几双跳了丝但还未遗弃的丝袜。
 
「阿忠,到我卧室来」听到阿忠穿内裤的声音吴蓓命令道。
 
阿忠穿着女主人穿旧的红色女式三角内裤羞怯地推开女主人的卧室,女主人突然从背后一手拿着一团东西捂住自己的嘴,一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套弄起来。慌乱中,阿忠不知应该先从那里开始反抗,又在犹豫反抗是否能够被女主人允许,他只是看清楚了用来捂嘴的是一双有强烈骚气和香气的肉色裤袜,浑身顿时发热酸麻,肉棒在女主人手里以从未有过的速度涨大。
 
阿忠是在闻着女主人香喷喷的肉色裤袜下被拽住下身倒在床上的,女主人妖艳、淫荡、性感无比。。。。。。。随后,四肢被绳索固定在四个墙角整双肉色裤袜基本被女主人塞进嘴里,肉棒被骑跨在自己身上的女主人的肉缝吞没。女主人开始上下左右地运动,直至十分种后奴隶在憋闷的呻吟声中射精。吴蓓没有再次通过对小秦身心的凌虐达到性征服的目的,而是要采取主动的性挑逗来俘虏对方,并通过这一过程深入了解小秦对女性崇拜及恋物的程度。
 
吴蓓喜欢统治男人,从在学校起就一直担任班干部中的要职,最终普通男同学都会服从她,特别淘气的男同学也只能躲开她。在大学开始挑逗,戏弄男孩子,同时玩弄几个忠诚的追求者,上班后凭借自己的性感,手腕和的确聪明的头脑不惜各种技巧仅在三年后就发财当了老板。小秦是他很喜欢的类型,外表吸引人,内心又老实,羞怯,为人安分,胆小怕事,这样很容易被控制。在网上她知道了男人的受虐和恋物心理,发现和调教的技巧,所以才决定实施自己的伟大计划。
小秦被女主人先后强奸了两次。然后被命令穿上女主人穿旧的黑色连裤袜,肉棒上套上一双肉色短丝袜并包住两个肉球,嘴里的裤袜被女主人的脚尖儿夹着拽出来,稍试休息后又被命令跪在女主人跨间为其舔弄阴部,咽下所有分泌物后还要将嘴唇和舌头移至肛门继续性服务,自己的肛门也被女主人那毛刷和橡胶棒凌辱了一番。
 
深夜,吴蓓分别给姚惠和陈琦打了电话,催促快些实施,加大力度,并告知小秦已经搞定,骑马时的相片已经发到她们的信箱里。
 
二、
 
次日上班后陈琦和姚惠马上打开电脑观看图片,兴奋无比。小秦开始被吴总改叫为阿忠,阿忠马上回答「是」。陈琦和姚惠听后小声地对笑,还命令小马和小崔也跟着学。
 
「阿忠,」姚惠尖声叫到,她率先开始了
 
「是」
 
「设计方案什么时候交上来」
 
「对不起,马上给您拿来,都是按照您的命令去做的」
 
「小马」
 
「哎」
 
「你没听到刚才阿忠是怎样答应的吗,重来一便」
 
「是」
 
「设计什么时候完」
 
「今天一定完成交给您」
 
「三点前必须交上来,不然扣你工资」
 
「是」
 
「小崔」陈琦也开始了
 
「是」
 
「把水换了,然后和阿忠把资料柜整理一下,完了事一起向我汇报。」
「是」
 
「听清楚了吗,阿忠,把我的命令重复一便」
 
「是,听清楚了,和小崔一起把资料柜整理一下,完了事一起向您汇报」
「恩,快点吧」
 
下午,公司开例会,三个女上司独自作出一系列公司新的规章制度。
 
1.陈琦提拔为办公室经理,姚惠升为公司副经理,她们可以随意指使三个男下属,并有权强制其执行。男下属听到上司传唤后必须回答「是」。
 
2.男下属每天早晨要早到15分钟打扫办公室和给直属上司沏茶,整理办公桌。
经理到了要鞠躬并问好。下班要等经理们走了以后才能离开公司。下属应尽全力帮助女上司处理私人事物,如表现好有奖。
 
3.经理有权对工作态度和质量不好的男下属给予经济上的惩罚和轻微程度的体罚。男下属必须服从并认错。
 
4.以后开会男下属改座木凳面对女上司。
 
5.为促进男下属强健身体,公司命令每天中午或其它女上司认为可以的时间做爬行运动,由其上司监督并指定具体训练方法,下属必须服从。(宣布这条规定后,吴总命令阿忠给大家做了示范)
 
6.男下属每人上缴公司一万圆人民币(阿忠两万)作为抵押金,如今后对上司的命令有反对现象立刻开除,并不退还押金,作为对公司的赔偿损失。
 
「都听清楚了吗?」
 
「是,听清楚了」
 
「那就马上签字,作为聘用合同的补充文件,然后立刻按此执行」
 
「是」看到阿忠回答了,小马和小崔也相继屈服了。他们都还刚毕业,小崔是大专。
 
下班前,陈琦命令小崔留下加班,姚惠命令小马帮她把一个纸箱抱回家。
办公室里只剩下了陈琦和小崔。
 
「小崔」
 
「是」
 
「今天就开始训练,学着阿忠的样子在办公室里爬一圈。」
 
「是」小崔开始了。
 
「别用嘴换气,要学会用鼻子,这圈不算,爬到我脚下来」陈琦从抽屉里的耐克健美鞋里拿出团成一团的一双浅粉色棉袜,冲着小崔说:「看看这是什么?」
「是陈经理的袜子」
 
「好看吗」
 
「好看」
 
「好闻吗」
 
「好闻」小崔犹豫了一下奉承道。
 
「这么说你闻过了」
 
「没,没,没有您的命令我不敢」
 
「那为什么说好闻」
 
「我是猜的,我想您的东西一定味道都很好的」小崔语无伦次了。
 
「胡说,你肯定是偷着闻过,原来你喜欢女人的袜子啊,真变态,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吴总。」
 
「不,求求您别这样,我发誓确实没闻过。」
 
「好吧,我相信你,那你想不想闻一闻呀,有多少人做梦都想闻我袜子我都不让」陈琦在小崔鼻子前晃动着袜子,撩拨对方。
 
小崔不知该如何是好,袜子散发的骚味儿实在诱人,脸马上红了起来。
「如果想闻又不好意思的话那就这样被动的闻一闻吧」陈琦干脆把袜子按在了小崔的嘴和鼻子上。浓烈的味道马上使小崔下身产生了反应。这正中陈琦的下怀,陈琦另一只手按住对方下身并马上感到了物体在膨胀的感觉。
 
「怎么样,这次该招认了吧」
 
小崔羞臊的得垭口无言,他确实有些这方面的倾向,看到象陈琦这一类的盛气凌人,足登性感的高跟鞋,各色丝袜的高傲女孩,特别是只凭中专的学历就做了白领职位,及陈琦经常作出的翘着脚转动高跟鞋的挑逗姿态,就感到一种压抑感,好象自己被对方的高跟鞋踩在脚下,那些性感的丝袜则被当作绳索捆绑住自己,或堵嘴或当做皮鞭抽打自己,精神和意志一下就被摧垮了。
 
「你是不是还喜欢我的高跟鞋,想跪在地上舔还想被我踩在脚下对不对?」说完,陈琦把一只脚搭在了小崔的肩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袜子可以让你拿回家去闻,秦忠也喜欢,你看」
小崔看着电脑里的让人吐血的图片,呼吸变得急促了。「他已经发誓做吴总的奴隶了」,……「是不是我对你越凶你越喜欢,那你就作我的奴隶吧,咱们也一起玩这样的游戏,袜子和高跟鞋给你玩个够」陈琦的语调忽然变得温柔,亲切多了,说话的同时暗自打开了藏在包里的录音机的录音键。小崔不知所措。陈琦用一支脚甩掉高跟鞋伸到小崔的阴部开始搔动,并用棉袜子再次捂在他的口鼻处只是动作十分的温柔,双眼含情漠漠地注视着对方「舒服吗,我的乖奴隶,喜欢你的女主人吗,快说呀,乖奴隶,叫我女主人啊,说了就让你闻我的脚」
 
「女主人」
 
「对,再大声点,说让我作您的奴隶吧,美丽的女主人,我一定作您最忠实的奴隶」
 
「让我作您的奴隶吧,美丽的女主人,我一定作您最忠实的奴隶」。说完,小崔射精了。
 
整个晚上,小崔捧着陈琦好长时间没洗的浅粉色棉袜亲吻着,知道昏睡。
再说姚惠,等小马把纸箱搬进家后命令他到卫生间去洗手。卫生间里挂了几件
 
刚洗过的丝袜和内衣裤,满屋都是女人的味道,小马感到有些不自在。姚惠又命令他去调试以下电脑,电脑的毛病不大,姚惠座在小马旁边假装不懂问了很多问题,还慢慢地把红色的长筒棉袜脱掉并用手玩弄着,腿上只剩下了深灰色裤袜包着的大腿:「小马,今天上班有什么感受呀?你觉得这些制度合理吗,能适应吗」
 
「合理,能适应,下属对上司应该绝对服从,特别是女上司」
 
「你知道什么是体罚吗?」
 
「就是罚站,干重活」
 
「你以为我们那么狠啊,其实就是看你不听话就轻轻打你两下,踹你两脚,或者抽你两下,比如这样」说着姚惠捏住红色的长筒棉袜的袜筒一端当做鞭子朝小马的脸上抽打起来,由于坐着,小马没有余地躲避,被袜子抽了好几下,其实并不痛,还有一股混有淡淡香气和皮革味脚汗味的浓烈的味道,脸上不禁热了起来,并感到自己的脚被姚惠穿着高筒靴的坚硬的鞋底和鞋跟踩住了。
 
「感觉怎么样,不疼而且还能闻闻香味吧,假装想躲其实心里面别提多美了是吧」
 
「不是」
 
「算了吧,你们男人都这样,特别是象你这样平庸无能的小男孩在比你优越又漂亮的女人面前会感到很自卑,想得到又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甘愿被人家踩在脚底下作奴仆。公司的新制度是经过我们研究特意为你们三个人制定的个性化方案,这是个很伟大的方案。」姚惠打开了吴总发来的图片,用靴跟使劲踩了一下小马的脚命令他跪下观看。
 
小马看傻了,在姚惠的喝令和红色的长筒棉袜的抽打下向女主人跪下了,并稍后舔了姚惠的靴子发誓做姚惠的奴隶,然后姚惠把红色的长筒棉袜丢给小马,小马迫不及待地闻了起来,最后又被命令爬着把女主人的拖鞋叼过来。晚上,小马被女主人用两双丝袜捆住手脚,脖子上拴了根绳子固定在暖气管上,女主人只穿着那双深灰色的裤袜用脚强奸了他,过程还被偷偷录了相。睡前,那双裤袜塞进了小马口中。
 
吴蓓听到下属的汇报,欣喜万分。
 
三、
 
图片,录音,录相在公司内部公开播放了,吴蓓看到三个男雇员都已经能够面对事实和自我,甘心做奴隶,于是又召集大家开会,她穿着黑色的高筒马靴坐在中间,姚惠,陈琦分坐于左右,三个奴隶面套着优质牛皮制成的脖圈对她们跪成一排,脖圈的皮带分别被三个女主人攥在手里:
 
「咱们是一个友好的、真诚的、团结的集体,大家应一起努力工作并享受生活。同时根据个性喜好的不同又分属于不同的阶层。阿忠,你能给大家解释一下吗」
 
「是,从工作角度看,吴总是老板,这个公司的主宰,我们应当废寝忘食地工作为您创造更多的利润。您的下一层是管理层,姚经理和陈经理,她们精明强干,思路敏捷,又有一种让男性也为之逊色的泼辣和魄力。她们在具体事情上负责发号施令,处理决断,监督,管教,惩治下属。我们三个是公司的最底层,我们处事能力差,胆怯,内向,在组织,管理,社交方面毫无经验和能力,所以最适合做劳动者,做具体事情。对所有上司我们都绝对唯命侍从,忠实尊敬,能使上司们不必站立和走路就能顺利地完成命令,我们再苦再累,受多大的惩罚我们也心甘情愿。
 
「从这个团体的角度看,吴总是至高无上的集美貌与智慧为一身的统治者,是女皇。姚经理和陈经理是吴总的得力助手,也如同女皇的姐妹。我们三个是你们的奴隶,全部身心和自由都控制在你们手中,我们甘愿当牛做马,在你们的皮鞭和皮靴下劳动,象我们三个这样的人生来就是服侍和供你们玩弄取乐的工具,这样你们才能精力充沛地统治我们,我们也只有这样才能生存。」
 
「很好,这正是我要说的,你们三个还记得第一天上班我给你们训话时说的话吗?」
 
当时,三个身高均不足一米七的新员工并排站在吴总面前,吴总坐在一把转椅上还高傲地翘着二郎腿,姚惠陈琦都蹬着10公分左右的高跟鞋分列两旁,姚惠一米七四,陈琦一米六六,吴总一米六九:「你们三个从今天开始就算我的人了,你们应当好好向老资历的员工学习请教,按照我的命令或通过姚小姐和陈小姐转达的命令老老实实地干活,不许偷懒,发现了就要重罚,公司所有的涉及体力的劳动也都是你们分内的工作,公司其他的事情不用你们去操心更不许多问,都明白了吗?」
 
那时,吴总已经看出这三个人迟早要做奴隶,无论从形象还是气质上。而三个人也感到一种女权的压力,单就身高来说就足以使自己失去男人的自信心,
「另外我还要强调一点,你们三个也是性奴隶,阿忠是优秀的奴隶也是我私人的性奴隶,在得到我的许可后姚经理和陈经理也可用来满足。其余两个奴隶是这里最下等的奴隶,每个女主人都能任意使用。最后一点是以后对内要统一称呼。我认为在公司分别称呼我们为吴总,姚总和陈总,奴隶的名字暂时不变」。
会后,下去小秦出差了。办公室里每天中午午休和下班前姚总和陈总都要把两个奴隶戏耍一番。舔靴子,脱靴子,擦靴子,闻袜子,躺在地上做脚垫,驮者着主人爬来爬去,舔主人的阴部和肛门并满足其性欲。陈琦和姚惠施虐的欲望愈加强烈,方法手段层出不穷。
吴总的几个奴隶 吴总的几个奴隶
评论:吴总的几个奴隶
按编号查找女嘉宾1号2号3号4号5号6号7号8号9号10号11号12号13号14号15号16号17号18号19号20号21号22号23号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