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欢迎访问「 非诚勿扰粉丝网」官方网址IFCWR.COM | 报名方式 节目规则

被毁容少女周岩接受专访

非诚勿扰粉丝网 来源:www.ifcwr.com 发布日期:2016-03-24 11:09
周岩,1995年9月9日生,安徽合肥人。2011年9月17日,因求爱不成,同学陶某某向当时年仅16岁的周岩泼打火机油纵火,导致周岩全身约30%的面积烧伤。 对话背景 2012年5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

合肥被毁容少女接受专访:170万赔偿少得可怜

周岩,1995年9月9日生,安徽合肥人。2011年9月17日,因求爱不成,同学陶某某向当时年仅16岁的周岩泼打火机油纵火,导致周岩全身约30%的面积烧伤。

  对话背景

  2012年5月,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陶某某12年1个月有期徒刑。去年5月,“少女毁容案”民事诉讼一审宣判,周岩获判赔172万元。针对赔偿金额,陶某某方面认为金额过高提出上诉,而周岩及家人认为赔偿金过低也提出上诉。去年11月,该案民事部分二审在合肥市中院开庭审理。

  2016年3月22日下午,该案民事赔偿在安徽合肥市中院终审宣判,法院判决陶某某赔偿周岩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赔偿抚慰金等共计1804993.70元,自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执行,驳回周岩的其他诉讼请求。

  昨日,周岩接受了华商报记者的专访。

  谈赔偿

  “对于治疗花费而言,170万少得可怜”

  华商报:听说庭审结束后你晕倒了?

  周岩:开庭前我还抱着一丝希望,但这样的结果让我很受打击。从法院出来后有些失魂落魄,不停地走,后来被我爸爸拉住,站了一会后不知怎么就晕倒了。

  华商报:最终判赔180余万元,你怎么看这个数字?

  周岩:扣除法院那边的诉讼费等,差不多170万吧。对于工人家庭出身的我来说,170万挺多的。但对于之后的治疗花费而言,170万果真少得可怜。之前庭审时我们提出467万元的赔偿诉求,其中150万是精神抚慰金,但现在法院只支持8万,一审对我的残疾赔偿金、康复费用、学习费用都不支持,现在判决支持残疾赔偿金,但又降低了我的住院费等费用,一加一减,结果和一审差不多。我们想申诉,但律师告诉我们可能性不大,法院可能不会同意,但至少试试吧,也算表明我们的态度。

  谈治疗

  “不求恢复多漂亮,只求恢复手等部位功能”

  华商报:这些赔偿够支撑后续治疗吗?

  周岩:如果只做脸部整形恢复,应该还是可以的,其他的只能放弃了。之前给我鉴定的烧伤面积不到30%,但其实我全身只有肚子和左小腿是好的,浑身都是疤痕。疤痕皮肤无法呼吸,一旦发烧就无法散热,吃药打针都不管用,之前发烧一次躺了一周。我不要求能恢复多么漂亮,只求我的手部、脖子、肩膀等身体功能能恢复,这些很影响我的生活。现在赔偿只有170万,就像告诉我,你可以保住身上的一个部位,但必须砍去另一个部位,左手右手你要哪一个?

  华商报:过去5年,你靠什么维持治疗?

  周岩:我受伤后,妈妈辞职专心照顾我,全家只有爸爸工作。陶家一直没赔钱,之前也有好心网友为我捐款。我的治疗就是靠爸爸的工资和捐款。去年11月,我开始做微商,在微信卖一些护肤品,想贴补一下家用,不过我卖的产品主要面向大学生等群体,利润不高。

  华商报:下一步治疗计划是什么?

  周岩:我们还要和医生再沟通。我从2014年7月之后就没再做过手术,今年必须得做了,我跑过很多家医院,不说美观的事,功能性的部位比如脖子、手等,如果再不做手术就没意义了,骨头就定型了。

  谈生活

  “适应现在的样子,但也不是完全不介意”

  华商报:现在每天的生活怎么样?

  周岩:我一直住在北京的医院,妈妈陪着我,每天帮我泡药敷药。每天还是要坚持用药水泡澡一个小时,然后擦药,并对疤痕进行一个多小时的按摩。每天还要做功能恢复训练。除此之外就是看书、上文化课,还有打理网店的事。

  华商报:这些年你一直生活在北京,只有庭审才回合肥?

  周岩:差不多,之前还有一次回去是姥姥生病。合肥是我的家,我不会不回去,但心里还是会有些抗拒,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浑身都不自在。

  华商报:还介意走出门这件事吗?

  周岩:因为每天事情都很多,除了学画画我平时也不怎么出门,就是每月陪妈妈去寺院上香,或偶尔老师说哪里有展览,我去看一看,都是挤时间出门。每次出门总有人会以好奇或嫌弃的目光看我,因为我的脖子、肩膀、手这些露在外面的部分全是疤痕,别人看我,我不可能完全不介意,也许20年后会好些吧。

  以前我都会尽量避免被人看到身上的疤痕,怕让他们感到不舒服,夏天出门时我都会围围巾、戴手套,但别人还是以看怪物的眼神看我,后来我就想,干嘛要让你们舒服自己难受呢?

  华商报:看你在微信发的照片,你现在还是非常爱美的,很在意外表?

  周岩:每个人都爱美,不论男女老少。我不记得以前长什么样了,已经适应现在的样子,但也没到完全不介意的地步。现在我会尽量发现自己美的地方,比如眼睛,我会想让别人的目光聚集在我好看的地方,努力让自己好看些、精神些。和以前相比,心态更加豁达了吧。

  谈未来

  “期待遇到合适的人,和他恋爱结婚”

  华商报:有没有想过,如果没有那场噩梦遭遇,现在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周岩:想过,当时我的学习成绩还好,我一直想着将来能出国留学。如果没有被毁容的事,我应该会像个正常女孩一样继续上学,谈个恋爱吧。

  华商报:看你的微信,如果不知道你曾遭遇过什么,会觉得你是一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你真的走出来了吗?

  周岩:还是没有完全走出来,但比以前好很多。

  华商报:今年你就要21岁了,对恋爱、婚姻还会有憧憬吗?

  周岩:当然会有憧憬,可能大家对我有些误解,当年我的确是因为被追求不成而被报复,但这事跟爱情没关系,我不会因此畏惧爱情,我还是会期待遇到一个合适的人,和他恋爱、结婚。但现在我不想考虑这个问题,我只想先把画画学好,以美术生的身份早日考上大学。

  华商报:有没有给自己定个时间表,打算什么时候参加高考?

  周岩:我跟老师说过,但老师让我先以治疗为主,并且我现在画得还不好,还需要系统学习。但考大学这个目标没有变过,不是为了文凭,而是想实现自己多年的愿望。

被毁容少女周岩接受专访 被毁容少女周岩接受专访
评论:被毁容少女周岩接受专访
按编号查找女嘉宾 1号 2号 3号 4号 5号 6号 7号 8号 9号 10号 11号 12号 13号 14号 15号 16号 17号 18号 19号 20号 21号 22号 23号 24号